阿C单手下油锅

I ship Brujay so hard that I can't fall asleep at night

泡芙艾尔芙这个傻逼精神病人怎么还没死哦

法外#12第四页,微博不知道为什么始终要和谐这张

澳洲大洋路,航拍十二使徒岩

电子版可以在DC自己的官方App(本刊已上线,IOS用户可以直接用Apple ID购买)、亚马逊(美国区)、Google Play(需要VPN和Paypal)上进行购买。实体版可以直接找淘宝店铺纵漫线代购。销量对于一本刊物来说非常重要!!!爱他请为他花钱!!!想要购买电子版但是没有Paypal 的朋友们可以私信联系我!

此处留白:

今天红头罩rebirth刊,炸成花!!!咧嘴笑。

很多有意思的细节!等汉化!

各种回忆杀。老爷拍照前严肃,拍照时却微笑。桶居然留下来的轮胎纪念。还有对桶充满?信任?觉得能和他们一波的反派?(X)不坑光你们的小钱钱算好的了……

编剧:ScottLobdell

画师:Dexter Soy

上色:Veronica Gandini

如果喜欢刊物的话希望能支持购买!销量非常重要!

前5张地址在这里:http://duoshaogehaocaigou.lofter.com/post/1cfbb59b_bbfa8c0

【Brujay】(授权翻译)Visit

标题:Visit

作者:SharpestRose

分级:M

配对:Bruce Wayne/ Jason Todd

附加标签:无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7440

Summary: 世事无常,多有变化。而某些则不然。

授权:截图见文末。

  • SharpestRose太太笔下的Jason更接近于pre-crisis, 也就是n52重启之前的形象(她的另一篇Brujay同人Both of us的翻译请见 @Pale Light 太太的主页);这篇文章的腔调也非常……朋克(用词错误!)。作者个人风格强烈的遣词造句是其精髓所在, 请有条件的看官老爷们务必去看原文。请勿转载。

————————————————————————————————-

一年中的这个时候,工作日的结束与夜幕降临之间的时长被过度拉伸,漫长的煎熬使得Bruce焦躁不堪。他埋头于工作之中,漫无目的且不得要领,却迟迟不愿回家。

一旦踏进家门,就有成堆的案件亟待处理,而这让他精疲力竭。

这时,随着一声金属碰撞的轻响,仿佛是受到高楼之外,正值交通繁忙时段的街道上传来的噪声的冲击,窗户上原有的双层玻璃分崩离析,向内轰然碎裂一地。那些噪声现在开始变得清晰可闻。只戴着多米诺面具——而非他的头盔——的Jason蹲在窗沿上。

而Bruce的办公室远在地面四十三层之上,距顶楼也有十七层的距离。

“有什么最基本的工作是我能做的吗?”Jason问道。他从窗边站起身,向下跳进房间里。Bruce没开灯,屋内的黑暗还不足以将Jason完全掩盖,却恰到好处地在他的脸上投下棱角分明的阴影。“某人曾告诉我说‘当罪犯可没有工资拿’(crime doesn't pay),所以我想我得做好两手准备。”

他没等对方作出回应,径直走向Bruce。而这正如他先前所说:Bruce并不只是通过思维来判断Jason的接近,甚至远非仅仅知道着“Jason的存在”这一事实。他能感受到他。他通过他四肢百骸的每一个细胞的内核,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寸皮肤的隐痛——无所不在地感知着这一切。

他们之间的吻来得急剧而猛烈,与其说是别的什么不如说更像是一场撕咬,唇齿交融,凶狠凌厉,火花四溅。Bruce唇上尚未愈合的旧伤再度开裂,刺痛在Jason狠拽着他的后颈所带来的钝痛面前被压倒,被忽略。

 “你的头发太短了,我都抓不住。”Jason紧贴在Bruce的唇边抱怨道。他的吐息尝起来像是廉价咖啡。因此Bruce转而将自己的手指插进Jason的发间,将他拉向自己。蝙蝠镖在他身上留下极深的伤痕,血液流淌的潮湿触感将随之而来的创痛逐渐掩盖。他们都挂了彩,流着血。而这大约是——Bruce想——自从这一切开始以来唯一恒久不变的常态。

当Jason的眼罩被Bruce撕扯下来的时候,它所发出的声响仿佛具备形体:粗粝而未经修饰,疼痛且满载怒火。但Bruce唯一的所想所见只剩下Jason的双眼。光芒在那其中闪烁,仿佛一段似曾相识的记忆正被唤醒。疲惫将灰蓝色的淤青涂抹在他下眼睑的皮肤上,睫毛潮湿而纤长。

"Jason,"Bruce喃喃着,毫无章法地在Jason的前额和脸颊上留下细碎的亲吻,"Jason... Jason... Robin..."

下一秒他就被狠狠推开。Bruce猝不及防,摇晃着向后退了两步。Jason转向窗口扬长而去,临了别过头,向Bruce投去一个眼神。

 “别再那么叫我。永远别。” 

"Jason."他距他不过数步之遥。在与这么多年的两相隔阂比较之下,这点距离微不足道。

当他在Jason面前屈身弯下膝盖的时候,他双膝所碰触的地毯是如此柔软。他感到他应当是在祈祷着,乞求着,他的请愿是如此恳切。当他试图挽留他的时候,他伸向Jason衣角的双手——饱经训练,本应精密稳定,无所不能的双手——感到笨重而不听使唤。

而后Jason也跪了下来。他面对面地跪在Bruce身前,双眼明亮,目光狂热。“说。”他低声咆哮。

"Jason.R... Red Hood," Bruce终于找回了他的声音。他的舌头重似千斤。

Jason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现在好多了。”

【END】

授权:

 

注释:

*我错了。我非常喜欢这篇文,然而(也许)它根本就不适合被翻译。它有很多少见用法、特殊定语,翻成中文韵味尽失。我有理由相信任何一个别的翻译都能比我做得更好。

  1. “仿佛是受到高楼之外,正值交通繁忙时段的街道上传来的噪声的冲击……那些噪声现在开始变得清晰可闻”: 原文as if pushed by the now-audible sounds ofrush hour in the city below.
  2. “有什么最基本的工作是我能做的吗?”:"Got any jobs in the mail roomgoing?",mail room job是一个常见习语,意为“基础的/简单的工作”。因为mail room,“收发室”里的工作非常简单,即使是没有经验的新人或者底层职员也能做。
  3. 【“当罪犯可没有工资拿”: “crime doesn't pay”,常见习语,意为“犯罪没有好下场”,此处显然是一个双关。】
  4. “他们之间的吻来得急剧而猛烈,与其说是别的什么不如说更像是一场撕咬,唇齿交融,凶狠凌厉,火花四溅”:The kiss is hard andsharp, more a bite than anything else, clicking and furious and burning. 此处“clicking and furious and burning”无法直译。
  5. “蝙蝠镖在他身上留下极深的伤痕,血液流淌的潮湿触感将随之而来的创痛逐渐掩盖”;and feels the deepscratch made by the batarang give way in damp wetness。原文中本句缺乏主语,根据前文判断应该是指蝙蝠。

6.“而这大约是——Bruce想——自从这一切开始以来唯一恒久不变的常态”:Bruce thinks that mightbe the first thing that's made sense since all this started. 本句翻译欠佳,恳请指正。

7.“粗粝而未经修饰,疼痛且满载怒火”:原文“is a raw sound, red and sore”。 “red”和“sore”在此处都是单词本身的少见用法,需要一定程度的意会。

8.“光芒在那其中闪烁,仿佛一段似曾相识的记忆正被唤醒”:blinking as if light is ahalf-remembered thing,无法用中文思维进行准确传达。Half-remembered,“被部分记住或想起的”,“似曾相识的”。(我不知道我在乱翻些什么

9. 【“别再那么叫我。永远别。”:"No. Never again." 】

10.“现在好多了。”:Now you’re getting to it.

 

【brujay】(授权翻译)Stay the Night

标题:Stay the Night

作者:badlifechoices

分级:G

配对:Bruce wayne/ Jason Todd

Fandom: 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

附加标签:hurt/comfort,  post movie(电影后续),spoilers for Batman V Superman (BvS剧透涉及),platonic brujay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337294

Summary: “You kept it.” The voice tears through the silence of the cave and washes over him like a wave of nostalgia. Bruce doesn't have to turn around to know who the intruder is now, he will always recognise that voice.

新增授权:截图见文末。

*BvS电影世界观的brujay同人。发布于电影首映当晚(美东3.24)。这位洋妞太太真是手速惊人,我好爱她。我个人乏味的语言风格和拙劣的表达水平极大地拉低了这篇文章本身的质量,请有条件的各位看官老爷们务必去看原文。请勿转载。

------------------------------------

从葬礼上回来,他已经感到精疲力竭。那套黑西装仿佛不该附着在他的皮肤上,而是在嘲讽着他,不断提醒他,他所展示给世界的那个Bruce Wayne远不及蝙蝠侠更像是他真实的人格。他步履沉重地下到蝙蝠洞里,浑身酸痛,杂乱无章的思绪占据着他的脑海。还有无数问题悬而未解,还有千头万绪尚未理清,他深知还有一大堆的工作在等着他去完成,当他告诉戴安娜他们需要找到其他的超能力者时,他就已经分配给了自己一个艰巨的任务。然而当蝙蝠洞的人造灯光终于照耀着他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无力再专注于任何事了。

距离那场几乎将大都会和哥谭都拆毁殆尽的恶战只过去了两天。仅仅两天。整个世界失去了他们最伟大的英雄,而他们也被迫面对这一事实:他们的处境并不如他们所相信的那样安全。这一次人类无法——至少无法全盘地——将之归罪于外星人,毕竟无论如何,应当为这一切负责的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一名人类。有的时候Bruce禁不住想,比起任何可能来自地外文明的入侵威胁,人类真正应当更加畏惧的其实是他们自己。这世上有太多心怀扭曲恶念之人,太多的疯子和谋杀犯为达目的——为追逐财富,掌握权力或者仅仅是为了毁灭一切——而不择手段。

这时一种难以言说的微妙感觉吸引了他的注意。当他意识到自己并非一人独处时,他不自觉地开始浑身紧绷。那不可能是阿尔弗雷德:老管家还呆在楼上。入侵者?但怎么会有人能找到这个地方?更重要的是:他们如何做到闯进来而不触动任何警报的?Bruce向前迈了两步以环视整个房间,但出于某种原因,他那种惯有的、神经过敏式的警觉并未被唤醒。

抛开他绝非这个房间里的唯一一人这一点不谈,他并未感受到威胁。相反地,对方的在场奇异地令他感到舒适。他的肩膀松弛下来,肌肉不自觉地放松。他伸手抹了一把脸。他知道自己需要休息,他已经连续数天没能入睡超过短暂的几个小时,但每次他一闭上眼睛,梦魇就将他吞没。那些萦绕在他睡梦之中的脸孔是如此真实,仅在咫尺,他在潜意识里一次又一次地回放着战斗的场景,而每当他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向别处时,他就被抛进那些更为久远的、更为熟悉的噩梦之中:他又看见了他的父母,夜晚冰冷的空气紧贴着他的脸颊,枪声在他的耳边回响,珍珠哗啦啦地四散,砸落在地面的砖石上。

而后就是那一阵笑声。那个早已抛却理智的男人歇斯底里的惊声尖笑。他看到另一张脸。年轻稚嫩,无所忧惧的脸。而后那开始起了变化,疲惫侵蚀着那张脸上的稚气,忧虑与伤痛毫无预兆地在那柔软光滑的皮肤上蚀刻下深深的印痕。紧接着恐惧开始浮现。恐惧——在那双深邃的蓝眼睛里燃烧,对方张开嘴呼救——向他呼救——“Bruce!”这声音在他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响,令他心痛欲裂。一只手伸向他,满是近乎绝望的乞求。他想要救他,想要抓住那只手然而在梦里他从未成功过。鲜血从纤细的手指间淌下来,那双眼睛还大睁着却渐渐空洞,嘴形凝固成无声的尖叫。他从梦中惊醒,冷汗浸透全身,晕头转向,手足无措,只能反复喃喃着那个名字,如同念诵祷词:

“Jason.”

 “你还留着它。”这个声音穿透了蝙蝠洞之中的寂静,使得一阵怀念之情漫上他的心头。现在的Bruce甚至不需要转身就能够确定入侵者的身份,他始终都认得这个声音。它与曾经不同了:不再那么轻快,不再那么稚嫩,不再那么天真烂漫。它粗粝而沙哑,经年累月的吸烟带来的影响浸透其中。它满怀苦痛,失望与愤怒,仿佛死亡的阴影在由他口中说出的每一个词汇里都留下了印记。然而Bruce已经听了这个声音太久太久,久到它已经成为了最能抚慰他心灵的声响。单单是他的语调本身,就如同柔软的薄毯般包裹着他的肩膀。他压下自己胸腔之中苦涩的刺痛,终于转过身去。

他的脊背还是同样的弧度,他的肩膀的还有着同样坚韧的线条,他的发梢还是一样地凌乱。自从他们上一次见面之后,他几乎没有什么改变。他那种满怀戒备的神态依旧如故,持续不断地提醒着Bruce他是如何地受伤至深。他看起来还是仿佛随时会消失在空气中,有时候,Bruce会难以自抑地怀疑对方是否只是他自己的又一个梦,或者用以填补他内心空洞的另一个幻觉。也许Jason的死已经将他的意识撕得四分五裂。他渴望着碰触他,感受对方是真实存在的,但他太过畏惧以至于不敢付诸行动。因而他只是站在原地,看着男孩凝视他自己曾经的制服。他抬起一只手按在陈列柜的玻璃上,而从这个角度Bruce看不见他的脸,看不见他的眼里是否满含着悲伤或者愤怒,还是仅仅风平浪静,空无一物。

 “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但你还留着它。”这只不过是个陈述句。而当Jason终于转过身来的时候,Bruce发现他可以毫无阻碍地看清对方的脸庞:青年没戴任何面具,他熟悉的面部线条全然地显露出来。他缓慢地点头,犹豫不决地向对方迈出一步,又再度停在原地。那双蓝眼睛闪烁不定地紧跟着他的动作,从他的脸看向他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又再度移回他的脸上。“我需要它,”这是Bruce所能挤出的全部回答。他需要它来作为一个提醒,一个警告。“我需要时刻记住,当我失败的时候可能会发生什么,我可能会失去什么……”而这是他绝对不会,也更不能再失去的东西。

Jason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再度转向了玻璃柜。他的视线停留于那件制服上,脸上带着Bruce捉摸不透的神情。“你从未失去我。”(“You didn’t lose me.”)

这正是他长久以来所渴望的宽恕——他曾在此前被给予过的宽恕,但这仍然是前所未有的:如此明白无误地被说出口,如此清晰笃定,以至于当Jason再次抬起头的时候,Bruce感到他自己正分崩离析。那双眼睛里的温度为Bruce注入热烈的憧憬,情感的洪流淹没了他,使他睁大了双眼,浑身颤抖。他用力地吞咽了几下,张嘴试图说些什么作为回答,但所有的词汇都冻结在了他的舌尖,使他只得闭上了嘴。

男孩开始移动了,当他走向他的时候,他举手投足间的那种惯有的气质仍旧熠熠生辉。“我在新闻上看到了。我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以尽快赶到这里。很抱歉我来迟了。”

Bruce摇了摇头。他想告诉Jason他原本就完全没有义务要出现在这儿——无论他是多么地想要再见到他。但他已经无法找出正确的词汇来表达他的想法。他依旧忠贞(loyal)。Bruce在心里想着。即使他们彼此有着那么多的不同,即使他们之间的冲突和争斗从未停止,即使所有的怨恨与怒火依旧横亘在他们中间,Jason仍然会在他最需要他的时候回到他身边。而就算Jason早已离家远走,他永远不会抛弃这座城市,也永远不会抛弃他。

“你回来了。”

Jason的嘴角露出一个稍纵即逝的,不易觉察的笑容。“是啊,我回来了。”

Bruce的本能驱使着他,抹消了他们之间仅剩的最后一点距离。他的身体在他能够思考之间就开始移动了,他伸出双臂,拥抱住了他的前任助手。他深深地呼吸,并与此同时才意识到,原来他在此之前一直屏息着。而当他再度呼吸的时候,他的鼻腔之中氤氲着的气息——火药,烟灰,还有Jason——是如此熟悉。

男孩没有躲开,也没有挣扎或者后退,相反地,他的胳膊向上勾住了年长男人的肩膀,将手指插进他精心修剪的黑色短发里。Bruce把脸埋在Jason的肩头,将自己沉浸在他的温暖之中,他们紧紧地拥抱着彼此。

 “留在哥谭。我需要你的帮助。”他这么说道。他感到Jason动了动,但并没有回答他。而他也并未奢望得到答复,深知指望能把对方留在自己身边是多么愚蠢的想法。Bruce将他搂得更紧了些,双手伸到对方背后环住他的腰。也许是因为过度缺乏休息导致他疲惫的大脑开始自动休眠,但这更像是因为Jason的存在,他脑海之中所有的忧虑,疑问,失落与一度挥之不去的愧疚都被驱散了。

疲惫像潮水一样淹没了他,使他几乎站立不稳。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将太多的重量压在了对方身上,因为Jason并未对此作出任何的抱怨。“留下来过夜吧。”Bruce紧贴着对方连帽衫的布料这么说道,而Jason轻哼了一声算是回答。Bruce不敢要求他留得更久,也没问他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时,他是否还会在他身旁,但至少眼下这一切已经足够。Jason的体温包围着他,令他感到一阵奇异的平静:使他坠入几个月来唯一一次免于噩梦侵扰的安睡之中。

(fin)

--------------------------------

*作者太太说想要看到大家的回复,请各位看官老爷尽可能地在评论中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随便什么,哪怕短短一句话都行。我会尽我所能保留原意地反馈给太太。感激不尽!





【brujay 】(无授权翻译)What you break is what you get

标题:What you break is what you get

作者:likewinning

分级:T

配对:Bruce wayne/ Jason Todd

附加标签:timefuckery, Comment fic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057669

Summary: Jason出于某种原因被传送到了未来(Batman Beyond时间线)。此时的蝙蝠侠是Terry McGinnis,而Bruce已经不再年轻。但惹怒他依然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何况他仍旧魅力不减。

*翻译水准不尽人意,请有条件的各位看官老爷们务必去看原文。授权状态敏感,请勿转载。

----------------------------------

 “那,你是在哪儿找着这一个的?”Jason问道。他已经到这儿几个钟头了,这段时间长到足以让Bruce确信他就是他本人,但还不足以让Bruce不再(在他以为Jason没注意到的时候)紧盯着他看,仿佛他是个什么天杀的幽灵似的。

 “他闯进蝙蝠洞偷制服,被我发现了。”Bruce回答他。

 “岂有此理,”Jason说,“这小混球剽窃我的创意。”

 “Mm. 至少他没打算拿撬胎棍揍我。”

 “真是缺乏专业精神。”

Bruce没再回话。无论如何,他们现在该做的是密切监控Terry的行动——Bruce在他身上装了摄像头,还有其他的某些设备。因而当Terry在空中滑翔的时候,他们能够俯瞰哥谭的全景。

Jason在蝙蝠洞里转悠了一圈,在此同时听着Bruce和那孩子的谈话。他们在交流间隙开了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而这背后所隐含的信息刺痛了他。这一切原本就是时空混乱造成的恶果——他不应该在这儿。

他经过一排玻璃陈列柜,所有的制服——而不仅仅是他的——都在那儿:Dick的,Tim的,Barbara的。

“B,”Jason问,“他们也都死了吗?”

 “不,”Bruce一边回答着,一边从椅子上转向他,而即便皱纹已经爬上他的脸庞,即便他的头发已经灰白,即便他还拄着根可恨的手杖,还有只满怀戒备的狗靠在他的近旁——他也仍然让人移不开眼。Jason不禁想着,那个孩子是否也对此有所感知,他是否有他妈的哪怕一丁点儿的概念,关于过去的Bruce曾是何等的模样,曾代表和意味着什么——他现在也依旧如故,未曾改变。

“所以,又只是我。我又死了一次,是不是?”Jason问道。而Bruce猛地闭上了眼睛。

“我不该告诉你的,”Bruce再度睁开眼,接着说下去:“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你是不是我的——”他清了清嗓子,“我是说,这条时间线的Jason。”

屏幕上的Terry正在暴揍几个小喽啰。这没什么好看的。

Jason转身走向Bruce,他知道Bruce是对的,知道这里可能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宇宙,完全不同的管他什么地方,可是——“老头子,”Jason开口,他倾下身去,将脸凑近对方,呼吸着数十年的时光流逝与不曾改变的须后水的气味,“我永远都是你的。想也别想着摆脱我,伙计。”("I'm always yours. You're stuck with me, man."

他将主动权留给了Bruce。而后者向他伸出了手:尽管已经过去了这么该死的漫长的时光,这一切仍是如此熟悉,顺理成章。Bruce用那双布满疤痕的大手捧住了他的脸,亲吻他的下颌与他的侧脸,将他的手指插进Jason的发间,将他拉下来,给了他一个让他们两人都为之颤抖的深吻。

“我想,”Bruce开口,“我确信——我已经完全不再是我所应该是的样子了,Jay。”

Jason对他一挑眉,“你的意思是你变老了?但是你得知道,Bruce,你还是性感得要命。”

Bruce笑了,他看着Jason的眼神是如此深情,以至于Jason不得不短暂地移开他的目光,“而你还是一样地有些神经质(You always were a little unhinged),”他说。

“是啊,”Jason回答他。“你也一样。”

END

--------------------------------

1."I'm always yours. You're stuck with me, man.":希望能有太太提供更好的翻译。

2.“You always were a little unhinged”: always were, 一直如此。unhinged,精神错乱的。此处直译影响本意,但我的翻译水平实在蹩脚,想不出更好的。恳请指正。

【brujay 】(无授权翻译)Sing me the song of death

标题:Sing me the song of death

作者:likewinning

分级:T

配对:BruceWayne/Jason Todd

附加标签:Comment Fic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06654

警告:无

*蝙蝠侠x红头罩相处模式下的一个小短篇。原文的感觉特别动人,我的翻译毁了它。这个作者很高产,ao3上好多brujay都是出自她手。我去过作者的汤、推和lj试图联系她,但她似乎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上线了。授权问题敏感,请勿转载。

---------------------------------------------------

 “别白费功夫,”Jason说。他用手中那支烟的末端点燃了另一支,将前者扔在脚下。“他已经死了。”

Bruce仍然检查了那人的脉搏和呼吸,但Jason是对的——对方早在至少数分钟前就已经失去了生命迹象。

 “Jason,”Bruce开口。Jason正向后倚靠在墙上,头罩扔在脚边,染血的匕首收在腰带一侧。他的下颌上有一道旧伤,夹克撕裂了一道口子。

Bruce站起身,走向Jason并停在他面前。他曾经远比他高大,而现在Jason几乎与他平视。但那并不能解决眼下的任何问题。“我不能就让你这么离开。”

Jason对着他吐出一团烟雾。“你当然能,”Jason回答他,“这人向小孩子下手,Bruce。你知道我一直都在按照你的规矩来,但这次不行。”

 “他本可以被送进监狱,”Bruce说。

 “当然了,”Jason反驳他,“然后也许有朝一日卷土重来,或者被别的哪个操蛋的罪犯捅死——”

 “由他们下手总好过由你来,”Jason因为Bruce这句话顿住了,指间那只烟正要送进嘴里。

 “我告诉过你别再抽这些,”Bruce说,然后Jason向他投去一个眼神,那种本该满怀恶意的,凶狠的眼神,但——

 “怎么?”Jason问,“你怕它们会害死我?”

是的。Bruce想要这么说。多年来他一直为此而担忧,就像每次Jason持枪的时候,就像每次Jason去往异国他乡而一连消失数月的时候,就像——

危险始终存在。Bruce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一点。但是——

“他已经死了,”Jason说,“你还在这儿呆着干什么?”

“我并非为他而来,”Bruce说着伸出手去,拽下Jason唇间的烟卷,将它抛到地上。Jason张着嘴看着他,而Bruce无法看到他藏在多米诺面具之下的眼睛,但他记得当过去的他们做着与现在相同的事的时候——他记得它们看起来是什么样。

 “你真是烦人得要命,你知道吧?”Jason问道,然而此刻他正紧抓着Bruce的战术手套,手扣在对方的手腕上。

“我知道,”Bruce说,因为在Jason面前,他毫无隐瞒,坦率真诚。(because there's no lying to Jason, nodenying.)

他亲吻Jason,直到警笛声近在咫尺。

Fin


【Brujay 】(无授权翻译)Issues

标题:Issues

作者:rightonthelimit(underxmyxumbrella)

分级:Explicit

配对:Bruce Wayne/ Jason Todd

附加标签:daddy kink, semi dark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715051

*翻译水准较低,请英语水平过关的各位看官老爷务必去看原文。这篇真的很带感,两个人看待对方的方式,尤其是桶对老爷,有种病态,压抑又疯狂的感觉?这个作者别的文也很棒。授权问题敏感,请勿转载。

----------------------------------

  有一个白天投身于打击犯罪的事业,夜晚却在沙发上醉得不省人事的父亲注定会给Jason带来一些困扰(issues)(注1)。

  而人们带着某种高人一等的轻蔑态度,称这样的困扰为“恋父情结” (daddy issues)。因为即使时至今日,贬低他人的病态心理也是天经地义的,连带着去揭开他们的伤疤也变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他们对于那个本该被他们视作父亲的人抱有在那之上的畸形情感。这与现代社会——出于一些Jason无法理解的原因——所普遍接受的一切观念相悖。

  然而人们并不会乐于谈论某人的心理状况,除非那人最终提枪扫射了一整个学校。就好像新闻报道从不会提起一只伤人恶犬是什么品种,除非它是一只斗牛犬。“心理问题”就好像这只可怜的杂种狗,被与潜在的攻击性和危险性牢牢联系在一起,密不可分。

  而正如同即便斗牛犬被拴着皮绳,沐浴着某个晴朗日子的阳光轻快地小跑在它们散步的主人身边,人们也仍然为它们所惊吓一样:人们对这样的麻烦(issues)惧而远之。

  Jason深藏的怒火(注2)蛰伏在他的胸腔之内,心脏正上方,使之保持温暖和平稳笃定。而即便是最细微的响动也足以唤醒它,令他陷入最为恶劣的,最具毁灭性的疯狂。但是,如果你能真正地驾驭Jason,他会允许你的接近。当你伸出手去,你将能够碰触和爱抚他。

  只有Bruce做到了这一点。他通过一种除他们两人之外无人能懂的方式,把他和Jason之间的关系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层面。

  “daddy”,Jason半是嘲讽,半是呻吟地在Bruce耳边说。他的手紧抓着Bruce的臀部好将他更加拉近,他的指甲尖锐狠厉地掐进他柔软的皮肤里。纯粹的疼痛包围了Jason Todd,完全彻底地令他陷入疯狂,使他成为了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人。他是属于Bruce的,抑或又不是。

  因为Jason Todd是一只折翼之鸟(注3),不属于除他自己以外的任何人。

  他对于一切性事的体验(渴望)也同样在他体内沉睡已久(注4)。Bruce无从知晓Jason的死而复生到底是唤醒了这些,还是创造了它们。一部分的Jason Todd并不在Bruce的掌控之下——他是一阵飓风,将Bruce搭构起来的每一栋建筑都摧毁殆尽,将Bruce栽种下的所有植株都连根拔起。

“fuck me, daddy.”

 

  从第一次对Bruce使用这个字眼的时候起Jason就在嘲讽他。他拿Damian给Bruce造成的压力来取笑他,拿他成为了这么多失去双亲的孩子的领袖这一事实来取笑他。他说,看哪,daddy,你像是需要稍微休个假了,不是吗?这句话里的某些成分唤醒了Bruce那深藏而不可告人的阴暗面。

  Bruce知道他一直以来都在压抑着这份黑暗,而Jason迫使它完全地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将其玩弄于股掌之间。

  他正粗暴地侵犯着这个由他一手塑造成为战士的孩子,这是个错误。他向自己的兽性屈服了,而这也是个错误。Bruce深知这一点。但他也心知肚明,Jason像他一样地渴望着这一切。他以如此扭曲的方式需要着这个以最为积极正面的父亲形象存在于他的生命里的人,来以同样最为亲密的方式弄坏他。Jason想要被对他掌控着绝对权威的人需要,哪怕这只是为了证明他不只是一只街头的老鼠,不仅仅是一次青少年怀孕的意外产物,更不仅仅是一个由毒瘾母亲生下,被恶棍父亲腐蚀的可怜虫。

他们始终游走在越过底线的边界——而他们乐此不疲。

但总有一天,他们中的一个会跨过雷池。总有一天,他们中的一个会彻底毁掉这一切(注5)。

“还不够,还要更多,给我更多。”('More,more, more.')

在那之前,他们将享受这个共同的游戏。

Fin

注解:(冰天雪地裸体360度后空翻双膝跪玻璃渣恳求大神指正!)

1.原文:Having a father in the criminal biz during the day and passed out drunk onthe couch at night was bound to give Jason some issues.

2.原文:anger,有一个已经作古的用法是“痛苦”。个人觉得结合上下文,这个意思会更加贴切。但其基本不包含在anger的现有用法中,所以还是没敢用。

3.原文:flightless bird:怀疑此处有梗,但不能确定。出自Iron & Wine乐队《The Shepherd's dog》专辑的一首歌叫flightless bird,American mouth曾因作为电影配乐而红极一时,部分歌词如“Have Ifound you? (我找到你了吗?)Flightless bird, (折翼之鸟,)brown hair bleeding (棕色的羽翼滴落鲜血)Or lostyou? (我失去你了吗?)”感觉或许有贴切之处,完整版请小伙伴们自行搜索。

4.原文:taste,通常译作“品尝”/“品味”,另有少见用法“经历”。因前者与前后文意接不上,所以用了后者。

5.原文:But oneday, one of them would go too far. One day, one of them would trulysnap.此处只能意译。

 

 

 

 

 


MGS2性转。来源Tumblr,作者Kirri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