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C单手下油锅

I ship Brujay so hard that I can't fall asleep at night

【brujay】(授权翻译)Stay the Night

标题:Stay the Night

作者:badlifechoices

分级:G

配对:Bruce wayne/ Jason Todd

Fandom: 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

附加标签:hurt/comfort,  post movie(电影后续),spoilers for Batman V Superman (BvS剧透涉及),platonic brujay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337294

Summary: “You kept it.” The voice tears through the silence of the cave and washes over him like a wave of nostalgia. Bruce doesn't have to turn around to know who the intruder is now, he will always recognise that voice.

新增授权:截图见文末。

*BvS电影世界观的brujay同人。发布于电影首映当晚(美东3.24)。这位洋妞太太真是手速惊人,我好爱她。我个人乏味的语言风格和拙劣的表达水平极大地拉低了这篇文章本身的质量,请有条件的各位看官老爷们务必去看原文。请勿转载。

------------------------------------

从葬礼上回来,他已经感到精疲力竭。那套黑西装仿佛不该附着在他的皮肤上,而是在嘲讽着他,不断提醒他,他所展示给世界的那个Bruce Wayne远不及蝙蝠侠更像是他真实的人格。他步履沉重地下到蝙蝠洞里,浑身酸痛,杂乱无章的思绪占据着他的脑海。还有无数问题悬而未解,还有千头万绪尚未理清,他深知还有一大堆的工作在等着他去完成,当他告诉戴安娜他们需要找到其他的超能力者时,他就已经分配给了自己一个艰巨的任务。然而当蝙蝠洞的人造灯光终于照耀着他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无力再专注于任何事了。

距离那场几乎将大都会和哥谭都拆毁殆尽的恶战只过去了两天。仅仅两天。整个世界失去了他们最伟大的英雄,而他们也被迫面对这一事实:他们的处境并不如他们所相信的那样安全。这一次人类无法——至少无法全盘地——将之归罪于外星人,毕竟无论如何,应当为这一切负责的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一名人类。有的时候Bruce禁不住想,比起任何可能来自地外文明的入侵威胁,人类真正应当更加畏惧的其实是他们自己。这世上有太多心怀扭曲恶念之人,太多的疯子和谋杀犯为达目的——为追逐财富,掌握权力或者仅仅是为了毁灭一切——而不择手段。

这时一种难以言说的微妙感觉吸引了他的注意。当他意识到自己并非一人独处时,他不自觉地开始浑身紧绷。那不可能是阿尔弗雷德:老管家还呆在楼上。入侵者?但怎么会有人能找到这个地方?更重要的是:他们如何做到闯进来而不触动任何警报的?Bruce向前迈了两步以环视整个房间,但出于某种原因,他那种惯有的、神经过敏式的警觉并未被唤醒。

抛开他绝非这个房间里的唯一一人这一点不谈,他并未感受到威胁。相反地,对方的在场奇异地令他感到舒适。他的肩膀松弛下来,肌肉不自觉地放松。他伸手抹了一把脸。他知道自己需要休息,他已经连续数天没能入睡超过短暂的几个小时,但每次他一闭上眼睛,梦魇就将他吞没。那些萦绕在他睡梦之中的脸孔是如此真实,仅在咫尺,他在潜意识里一次又一次地回放着战斗的场景,而每当他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向别处时,他就被抛进那些更为久远的、更为熟悉的噩梦之中:他又看见了他的父母,夜晚冰冷的空气紧贴着他的脸颊,枪声在他的耳边回响,珍珠哗啦啦地四散,砸落在地面的砖石上。

而后就是那一阵笑声。那个早已抛却理智的男人歇斯底里的惊声尖笑。他看到另一张脸。年轻稚嫩,无所忧惧的脸。而后那开始起了变化,疲惫侵蚀着那张脸上的稚气,忧虑与伤痛毫无预兆地在那柔软光滑的皮肤上蚀刻下深深的印痕。紧接着恐惧开始浮现。恐惧——在那双深邃的蓝眼睛里燃烧,对方张开嘴呼救——向他呼救——“Bruce!”这声音在他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响,令他心痛欲裂。一只手伸向他,满是近乎绝望的乞求。他想要救他,想要抓住那只手然而在梦里他从未成功过。鲜血从纤细的手指间淌下来,那双眼睛还大睁着却渐渐空洞,嘴形凝固成无声的尖叫。他从梦中惊醒,冷汗浸透全身,晕头转向,手足无措,只能反复喃喃着那个名字,如同念诵祷词:

“Jason.”

 “你还留着它。”这个声音穿透了蝙蝠洞之中的寂静,使得一阵怀念之情漫上他的心头。现在的Bruce甚至不需要转身就能够确定入侵者的身份,他始终都认得这个声音。它与曾经不同了:不再那么轻快,不再那么稚嫩,不再那么天真烂漫。它粗粝而沙哑,经年累月的吸烟带来的影响浸透其中。它满怀苦痛,失望与愤怒,仿佛死亡的阴影在由他口中说出的每一个词汇里都留下了印记。然而Bruce已经听了这个声音太久太久,久到它已经成为了最能抚慰他心灵的声响。单单是他的语调本身,就如同柔软的薄毯般包裹着他的肩膀。他压下自己胸腔之中苦涩的刺痛,终于转过身去。

他的脊背还是同样的弧度,他的肩膀的还有着同样坚韧的线条,他的发梢还是一样地凌乱。自从他们上一次见面之后,他几乎没有什么改变。他那种满怀戒备的神态依旧如故,持续不断地提醒着Bruce他是如何地受伤至深。他看起来还是仿佛随时会消失在空气中,有时候,Bruce会难以自抑地怀疑对方是否只是他自己的又一个梦,或者用以填补他内心空洞的另一个幻觉。也许Jason的死已经将他的意识撕得四分五裂。他渴望着碰触他,感受对方是真实存在的,但他太过畏惧以至于不敢付诸行动。因而他只是站在原地,看着男孩凝视他自己曾经的制服。他抬起一只手按在陈列柜的玻璃上,而从这个角度Bruce看不见他的脸,看不见他的眼里是否满含着悲伤或者愤怒,还是仅仅风平浪静,空无一物。

 “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但你还留着它。”这只不过是个陈述句。而当Jason终于转过身来的时候,Bruce发现他可以毫无阻碍地看清对方的脸庞:青年没戴任何面具,他熟悉的面部线条全然地显露出来。他缓慢地点头,犹豫不决地向对方迈出一步,又再度停在原地。那双蓝眼睛闪烁不定地紧跟着他的动作,从他的脸看向他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又再度移回他的脸上。“我需要它,”这是Bruce所能挤出的全部回答。他需要它来作为一个提醒,一个警告。“我需要时刻记住,当我失败的时候可能会发生什么,我可能会失去什么……”而这是他绝对不会,也更不能再失去的东西。

Jason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再度转向了玻璃柜。他的视线停留于那件制服上,脸上带着Bruce捉摸不透的神情。“你从未失去我。”(“You didn’t lose me.”)

这正是他长久以来所渴望的宽恕——他曾在此前被给予过的宽恕,但这仍然是前所未有的:如此明白无误地被说出口,如此清晰笃定,以至于当Jason再次抬起头的时候,Bruce感到他自己正分崩离析。那双眼睛里的温度为Bruce注入热烈的憧憬,情感的洪流淹没了他,使他睁大了双眼,浑身颤抖。他用力地吞咽了几下,张嘴试图说些什么作为回答,但所有的词汇都冻结在了他的舌尖,使他只得闭上了嘴。

男孩开始移动了,当他走向他的时候,他举手投足间的那种惯有的气质仍旧熠熠生辉。“我在新闻上看到了。我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以尽快赶到这里。很抱歉我来迟了。”

Bruce摇了摇头。他想告诉Jason他原本就完全没有义务要出现在这儿——无论他是多么地想要再见到他。但他已经无法找出正确的词汇来表达他的想法。他依旧忠贞(loyal)。Bruce在心里想着。即使他们彼此有着那么多的不同,即使他们之间的冲突和争斗从未停止,即使所有的怨恨与怒火依旧横亘在他们中间,Jason仍然会在他最需要他的时候回到他身边。而就算Jason早已离家远走,他永远不会抛弃这座城市,也永远不会抛弃他。

“你回来了。”

Jason的嘴角露出一个稍纵即逝的,不易觉察的笑容。“是啊,我回来了。”

Bruce的本能驱使着他,抹消了他们之间仅剩的最后一点距离。他的身体在他能够思考之间就开始移动了,他伸出双臂,拥抱住了他的前任助手。他深深地呼吸,并与此同时才意识到,原来他在此之前一直屏息着。而当他再度呼吸的时候,他的鼻腔之中氤氲着的气息——火药,烟灰,还有Jason——是如此熟悉。

男孩没有躲开,也没有挣扎或者后退,相反地,他的胳膊向上勾住了年长男人的肩膀,将手指插进他精心修剪的黑色短发里。Bruce把脸埋在Jason的肩头,将自己沉浸在他的温暖之中,他们紧紧地拥抱着彼此。

 “留在哥谭。我需要你的帮助。”他这么说道。他感到Jason动了动,但并没有回答他。而他也并未奢望得到答复,深知指望能把对方留在自己身边是多么愚蠢的想法。Bruce将他搂得更紧了些,双手伸到对方背后环住他的腰。也许是因为过度缺乏休息导致他疲惫的大脑开始自动休眠,但这更像是因为Jason的存在,他脑海之中所有的忧虑,疑问,失落与一度挥之不去的愧疚都被驱散了。

疲惫像潮水一样淹没了他,使他几乎站立不稳。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将太多的重量压在了对方身上,因为Jason并未对此作出任何的抱怨。“留下来过夜吧。”Bruce紧贴着对方连帽衫的布料这么说道,而Jason轻哼了一声算是回答。Bruce不敢要求他留得更久,也没问他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时,他是否还会在他身旁,但至少眼下这一切已经足够。Jason的体温包围着他,令他感到一阵奇异的平静:使他坠入几个月来唯一一次免于噩梦侵扰的安睡之中。

(fin)

--------------------------------

*作者太太说想要看到大家的回复,请各位看官老爷尽可能地在评论中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随便什么,哪怕短短一句话都行。我会尽我所能保留原意地反馈给太太。感激不尽!





评论(10)

热度(175)

  1. 覃二狗阿C单手下油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