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C单手下油锅

I ship Brujay so hard that I can't fall asleep at night

【Brujay】(授权翻译)Visit

标题:Visit

作者:SharpestRose

分级:M

配对:Bruce Wayne/ Jason Todd

附加标签:无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7440

Summary: 世事无常,多有变化。而某些则不然。

授权:截图见文末。

  • SharpestRose太太笔下的Jason更接近于pre-crisis, 也就是n52重启之前的形象(她的另一篇Brujay同人Both of us的翻译请见 @Pale Light 太太的主页);这篇文章的腔调也非常……朋克(用词错误!)。作者个人风格强烈的遣词造句是其精髓所在, 请有条件的看官老爷们务必去看原文。请勿转载。

————————————————————————————————-

一年中的这个时候,工作日的结束与夜幕降临之间的时长被过度拉伸,漫长的煎熬使得Bruce焦躁不堪。他埋头于工作之中,漫无目的且不得要领,却迟迟不愿回家。

一旦踏进家门,就有成堆的案件亟待处理,而这让他精疲力竭。

这时,随着一声金属碰撞的轻响,仿佛是受到高楼之外,正值交通繁忙时段的街道上传来的噪声的冲击,窗户上原有的双层玻璃分崩离析,向内轰然碎裂一地。那些噪声现在开始变得清晰可闻。只戴着多米诺面具——而非他的头盔——的Jason蹲在窗沿上。

而Bruce的办公室远在地面四十三层之上,距顶楼也有十七层的距离。

“有什么最基本的工作是我能做的吗?”Jason问道。他从窗边站起身,向下跳进房间里。Bruce没开灯,屋内的黑暗还不足以将Jason完全掩盖,却恰到好处地在他的脸上投下棱角分明的阴影。“某人曾告诉我说‘当罪犯可没有工资拿’(crime doesn't pay),所以我想我得做好两手准备。”

他没等对方作出回应,径直走向Bruce。而这正如他先前所说:Bruce并不只是通过思维来判断Jason的接近,甚至远非仅仅知道着“Jason的存在”这一事实。他能感受到他。他通过他四肢百骸的每一个细胞的内核,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寸皮肤的隐痛——无所不在地感知着这一切。

他们之间的吻来得急剧而猛烈,与其说是别的什么不如说更像是一场撕咬,唇齿交融,凶狠凌厉,火花四溅。Bruce唇上尚未愈合的旧伤再度开裂,刺痛在Jason狠拽着他的后颈所带来的钝痛面前被压倒,被忽略。

 “你的头发太短了,我都抓不住。”Jason紧贴在Bruce的唇边抱怨道。他的吐息尝起来像是廉价咖啡。因此Bruce转而将自己的手指插进Jason的发间,将他拉向自己。蝙蝠镖在他身上留下极深的伤痕,血液流淌的潮湿触感将随之而来的创痛逐渐掩盖。他们都挂了彩,流着血。而这大约是——Bruce想——自从这一切开始以来唯一恒久不变的常态。

当Jason的眼罩被Bruce撕扯下来的时候,它所发出的声响仿佛具备形体:粗粝而未经修饰,疼痛且满载怒火。但Bruce唯一的所想所见只剩下Jason的双眼。光芒在那其中闪烁,仿佛一段似曾相识的记忆正被唤醒。疲惫将灰蓝色的淤青涂抹在他下眼睑的皮肤上,睫毛潮湿而纤长。

"Jason,"Bruce喃喃着,毫无章法地在Jason的前额和脸颊上留下细碎的亲吻,"Jason... Jason... Robin..."

下一秒他就被狠狠推开。Bruce猝不及防,摇晃着向后退了两步。Jason转向窗口扬长而去,临了别过头,向Bruce投去一个眼神。

 “别再那么叫我。永远别。” 

"Jason."他距他不过数步之遥。在与这么多年的两相隔阂比较之下,这点距离微不足道。

当他在Jason面前屈身弯下膝盖的时候,他双膝所碰触的地毯是如此柔软。他感到他应当是在祈祷着,乞求着,他的请愿是如此恳切。当他试图挽留他的时候,他伸向Jason衣角的双手——饱经训练,本应精密稳定,无所不能的双手——感到笨重而不听使唤。

而后Jason也跪了下来。他面对面地跪在Bruce身前,双眼明亮,目光狂热。“说。”他低声咆哮。

"Jason.R... Red Hood," Bruce终于找回了他的声音。他的舌头重似千斤。

Jason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现在好多了。”

【END】

授权:

 

注释:

*我错了。我非常喜欢这篇文,然而(也许)它根本就不适合被翻译。它有很多少见用法、特殊定语,翻成中文韵味尽失。我有理由相信任何一个别的翻译都能比我做得更好。

  1. “仿佛是受到高楼之外,正值交通繁忙时段的街道上传来的噪声的冲击……那些噪声现在开始变得清晰可闻”: 原文as if pushed by the now-audible sounds ofrush hour in the city below.
  2. “有什么最基本的工作是我能做的吗?”:"Got any jobs in the mail roomgoing?",mail room job是一个常见习语,意为“基础的/简单的工作”。因为mail room,“收发室”里的工作非常简单,即使是没有经验的新人或者底层职员也能做。
  3. 【“当罪犯可没有工资拿”: “crime doesn't pay”,常见习语,意为“犯罪没有好下场”,此处显然是一个双关。】
  4. “他们之间的吻来得急剧而猛烈,与其说是别的什么不如说更像是一场撕咬,唇齿交融,凶狠凌厉,火花四溅”:The kiss is hard andsharp, more a bite than anything else, clicking and furious and burning. 此处“clicking and furious and burning”无法直译。
  5. “蝙蝠镖在他身上留下极深的伤痕,血液流淌的潮湿触感将随之而来的创痛逐渐掩盖”;and feels the deepscratch made by the batarang give way in damp wetness。原文中本句缺乏主语,根据前文判断应该是指蝙蝠。

6.“而这大约是——Bruce想——自从这一切开始以来唯一恒久不变的常态”:Bruce thinks that mightbe the first thing that's made sense since all this started. 本句翻译欠佳,恳请指正。

7.“粗粝而未经修饰,疼痛且满载怒火”:原文“is a raw sound, red and sore”。 “red”和“sore”在此处都是单词本身的少见用法,需要一定程度的意会。

8.“光芒在那其中闪烁,仿佛一段似曾相识的记忆正被唤醒”:blinking as if light is ahalf-remembered thing,无法用中文思维进行准确传达。Half-remembered,“被部分记住或想起的”,“似曾相识的”。(我不知道我在乱翻些什么

9. 【“别再那么叫我。永远别。”:"No. Never again." 】

10.“现在好多了。”:Now you’re getting to it.

 

评论

热度(49)